案例

建議中止審理“于歡案”

時間:2017-06-05 17:52:34作者:劉月武律師來源:浏覽次數:

        日前,“于歡案”二審開庭剛一結束,最高檢公訴廳負責人就向媒體發表了“于歡的行爲具有防衛性質,起訴書和一審判決書對此均未予認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應當通過第二審程序依法予以糾正”的檢方意見。該負責人特別強調“這是最高人民檢察院調查組和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研究的共同意見。”筆者認爲,在下級法院尚未對案件合議裁判前,最高檢就公開發表意見給“于歡案”定調,恐怕會嚴重影響山東省高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理由如下:

        一、最高檢不僅是山東高院的上級檢察機關,也是憲法規定的國家最高檢察機關。所以,就本案來說,除非最高人民法院已明確給出了不同指導意見。否則,對最高檢已公開定調的結論性意見,山東高院是選擇“接受呢,接受呢,還是得無條件接受呢”?而對于山東高院來說,它無論是聽從最高法意見,還是無條件接受最高檢的意見,實質上都無法獨立行使審判權。
        二、最高檢的權威不容置疑。最高檢公訴廳負責人向媒體介紹說,檢方不僅聽取了下級檢察機關彙報,審閱全部卷宗材料,複核主要證據,實地查看了案發現場,核查了關聯案件,還兩次召開專家論證會就有關法律適用問題進行論證,聽取意見和建議。言外之意,檢方意見是經專家論證的意見。
        三、部分媒體對本案一審進行片面報道,誤導了社會公衆,點燃了社會輿論。而最高檢的介入在很大程度上安撫了跟風群衆,其公開發表的意見也迎合了這些媒體的需求。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山東高院敢有不同意見,堅持獨立行使審判權,恐怕只會面臨天大的壓力,後果難以承擔。
       四、在當前司法制度框架下,檢察院既是偵查公訴機關,又是法律監督機關,集偵辦權、監督權于一身。所以,即使通常情況下,法院也很難獨立行使審判權,更何況最高檢是山東高院的上級檢察機關。2016年10月,盡管兩高、三部聯合印發了《關于推進以審判爲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但是,真正落到實處恐怕任重道遠。
        五、在二審開庭前,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發布了“于歡案”處警民警調查結果,結論是案發當晚處警民警不涉嫌渎職犯罪。面對前車之鑒,司法人員驚魂未定。最高檢已公開發表定調性意見,期望山東高院獨立裁判恐怕真的很難。
        可是,如果按最高檢的意見照單全收,那判決之後社會輿論萬一反轉了呢?有類似情節且判決已經生效,如果那些被告人要求重新審理又該怎麽辦?
        筆者認爲,當前情 況下,山東高院即使真心同意最高檢意見,照此審理判決,也會讓人誤解它是屈從于最高檢和社會輿論壓力,丟了法院審判的權威。而如果有不同意見,堅持獨立審判,恐怕風險又難以承擔。面臨兩難抉擇,筆者認爲,山東高院可以以上述情形屬于我國立法法第四十二條第二款規定的“法律的規定需要進一步明確具體含義的”爲由,中止本案審理,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法律解釋。這樣,既可以確保正確適用法律,又能確保人民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權。
        附:立法法
  第四十二條 法律解釋權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法律有以下情況之一的,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
       (一)法律的規定需要進一步明確具體含義的;
  (二)法律制定後出現新的情況,需要明確適用法律依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