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最高法案例:禁止反言原則在民商事訴訟活動中的應用

時間:2019-03-18 14:11:56作者:來源:來源:煙雨法萌浏覽次數:

導讀:我國民法領域中並未單獨羅列禁止反言原則,但實際上在國內訴訟活動中早已不是陌生的詞彙。本文將通過對最高院已有的裁判文書入手,總結最高院直接應用禁止反言原則作出的裁判規則。
裁判規則一

 
【裁判要旨】
當庭的陳述與訴狀中所主張的內容明顯矛盾,法院應用禁止反言原則,直接采信在前的陳述,也即采信訴狀中對事實的陳述而否定當庭所作的相反的陳述。
 
【案件來源】(2016)最高法行申3509號《民事裁定書》
 
【裁判文書原文】
“本院認爲:……李新民在二審及再審申請中提出作出被訴強拆行爲時未出具書面材料、未告知訴權及起訴期限,其不知涉案房屋系何人、何部門所拆,但該主張與起訴狀內容明顯矛盾,且未能提供證據推翻起訴狀及此前的陳述。根據禁止反言原則,人民法院采信其之前陳述認定其已經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被訴行政行爲,並無不當。”
 
裁判規則二
 
【裁判要旨】
在一審訴訟程序中已明確放棄的訴求,法院未予審理,後又以已經放棄的訴求作爲上訴理由,二審法院適用禁止反言原則,對該點理由不予處理正確。
 
【案件來源】(2016)最高法民申1720號《民事裁定書》
 
【裁判文書原文】
“本院認爲:……關于“禁止反言”原則的適用問題,二審判決認爲超越公司在2015年12月8日的質證過程中對已經放棄的實體部分的上訴請求和理由又重新提出上訴,違反了民事訴訟“不得反言”原則,對超越公司的主張不予審理。經審查,超越公司在二審中對于上訴請求中涉及的實體問題明確表示放棄,二審法院僅圍繞超越公司上訴請求中涉及的程序問題即中深公司是否具有訴訟主體資格、中深公司委托代理人是否具有公司合法授權及能否代表中深公司參加訴訟等問題進行審理並依法作出裁判,適用法律並無不當。”
 
裁判規則三
【裁判要旨】
二審所舉新證據與一審所舉的證據相矛盾,違反禁止反言原則,故而不予確認。當庭的陳述與訴狀中所主張的內容明顯矛盾,法院應用禁止反言原則,直接采信在前的陳述,也即采信訴狀中對事實的陳述而否定當庭所作的相反的陳述。
 
【案件來源】(2016)最高法民申954號《民事裁定書》
 
【裁判文書原文】
“本院認爲:中鋼分公司雖在二審審理期間提交了關于對2999.7萬元的款項性質的說明,二審判決認爲該說明與中鋼分公司在一審中所舉證據不符,違反了禁止反言原則,但中鋼分公司在《關于停止向華特公司發貨的函》及《退款通知書》兩份函件的回執上簽字或蓋章,是對該兩份函件內容的認可。依據中鋼分公司對兩份函件的確認,二審判決認爲中鋼分公司所稱是資金過票業務,且資金過票業務的流轉金額與所收取的華特公司款項的數額不符,不予認定,並無不當。”
 
裁判規則四
 
【裁判要旨】
一審中主張的事實與提起上訴時主張的事實相悖,且無有力證據,故而應當認定其第一次主張的事實爲真實。
 
【案件來源】(2015)民四終字第11號《民事判決書》
 
【裁判文書原文】
“本院認爲:如果北京佳程認爲本案的債務人另有其人,則該公司不能向本案中的香港佳程主張債權而應向案外人直接主張,根據禁止反言的原則,本院對其該項上訴理由不予采信,其在本案中基于北京佳程爲債務人的訴訟請求應予駁回。”
 
裁判規則五
 
【裁判要旨】
一方當事人在另案中提供的證據,在本案中被法院作爲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根據禁止反言原則,在另案中提供證據的當事人在本案中已喪失對證據真實性提出異議的資格。
 
【案件來源】(2014)民申字第1347號《民事裁定書》
 
【裁判文書原文】
“本院認爲:由于該三張“特種轉賬借方傳票”系蒙城電纜廠的法定代表人季朝芳在另案中所提供,且爲一審法院爲查明案件事實依職權從另案卷宗中直接調取,即使未在該案中質證,根據民事訴訟的禁止反言原則,季朝芳及蒙城電纜廠已無資格對該三份證據的真實性提出異議,原審法院依據該三份證據對本案的實體處理結果並無不當。”
 
禁止反言原則在民商事訴訟活動中的應用
 
我國法律及司法解釋中並無“禁止反言”的稱謂和明確概念,它主要體現于一些民商實體法及司法解釋的某些具體條文中(比如根據《合同法》第186條第2款的規定,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贈予人在贈與財産的權利轉移之前不允許撤銷贈與,即體現了贈與人不得違反先前贈與承諾的原則)。
 
禁止反言原則起源于英國,並被英國大法官丹甯審理的高樹案充分應用,自此,該案被視爲禁止反言原則在訴訟領域的重要裏程碑。
 
該原則在現行法律體系和框架內,通過法官結合案情已被充分應用,通過對現行判例進行檢索後發現,禁止反言原則在最高院的裁判文書中的法院論述部分直接應用,由此可見,雖然民法中並未單獨羅列禁止反言原則,但實際上在國內訴訟活動中早已不是陌生的詞彙。
 
民事訴訟貫徹著“禁止反言”的訴訟原理和舉證原則,以保證各方當事人民事訴訟權利的公平行使。當事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出現前後矛盾的陳述時,如不能合理解釋,亦不能提供其他輔助證據,則法院通常會采信當事人第一次陳述的內容。
 
禁止反言從字面上理解就是禁止違反先前的言論。在法律原則上它指人們在進行民事活動、民事訴訟等行爲時,在表示出相應的言詞後,要對自己的言詞負責,不得爲己利而作出否定先前言詞的言論。也稱“禁止否諾”、“不得自食其言”、“禁止反供”等。
 
禁止反言還體現在民事訴訟司法解釋及人民法院的辦案實踐中。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以下簡稱《證據規則》)第八條第一款規定:“訴訟過程中,一方當事人對另一方當事人陳述的案件事實明確表示承認的,另一方當事人無需舉證。但涉及身份關系的案件除外。”。第八條第四款規定:“當事人在法庭辯論終結前撤回承認並經對方當事人同意,或者有充分證據證明其承認行爲是在受脅迫或者重大誤解情況下作出且與事實不符的,不能免除對方當事人的舉證責任。”
 
由此,可以理解爲:民事訴訟中的禁止反言規則是指民事訴訟的當事人在適當的場合對對方提出的不利于自己的事實或證據進行承認後,不得隨意撤銷,或者主張與承認事實相反的事實的一項規則。這裏的當事人的承認也稱爲自認。
 
禁止反言規則體現了誠信原則,即當事人在進行承認這種處分行爲後,應當對自己的行爲負責;程序安定原則,即當事人作出自認後不能出爾反爾,擅自推反自己承認的事實,避免由此在審理中産生混亂,確保程序的重要地位和明確。它還體現了節省司法資源、提高司法效率原則。
 
文僅供交流學習 , 版權歸屬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我們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