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規

最高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幹問題規定

時間:2016-08-03 10:28:00作者:來源:人民法院報浏覽次數:

    人民法院報北京8月1日消息,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一)》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二)》,分別就我國管轄海域的司法管轄與法律適用相關問題進行了明確,這兩個司法解釋將自2016年8月2日起施行。
    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一)
(2015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674次會議通過,自2016年8月2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16年8月1日
爲維護我國領土主權、海洋權益,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合法權利,明確我國管轄海域的司法管轄與法律適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有關國際條約,結合審判實際,制定本規定。
第一條 本規定所稱我國管轄海域,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水、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大陸架,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的其他海域。
第二條 中國公民或組織在我國與有關國家締結的協定確定的共同管理的漁區或公海從事捕撈等作業的,適用本規定。
第三條 中國公民或者外國人在我國管轄海域實施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或者非法捕撈水産品等犯罪的,依照我國刑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四條 有關部門依據出境入境管理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對非法進入我國內水從事漁業生産或者漁業資源調查的外國人,作出行政強制措施或行政處罰決定,行政相對人不服的,可分別依據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六十四條和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一百零二條的規定,向有關機關申請複議或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第五條 因在我國管轄海域內發生海損事故,請求損害賠償提起的訴訟,由管轄該海域的海事法院、事故船舶最先到達地的海事法院、船舶被扣押地或者被告住所地海事法院管轄。
因在公海等我國管轄海域外發生海損事故,請求損害賠償在我國法院提起的訴訟,由事故船舶最先到達地、船舶被扣押地或者被告住所地海事法院管轄。
事故船舶爲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的,還可以由船籍港所在地海事法院管轄。
第六條 在我國管轄海域內,因海上航運、漁業生産及其他海上作業造成汙染,破壞海洋生態環境,請求損害賠償提起的訴訟,由管轄該海域的海事法院管轄。
汙染事故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外,對我國管轄海域造成汙染或汙染威脅,請求損害賠償或者預防措施費用提起的訴訟,由管轄該海域的海事法院或采取預防措施地的海事法院管轄。
第七條 本規定施行後尚未審結的案件,適用本規定;本規定施行前已經終審,當事人申請再審或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決定再審的案件,不適用本規定。
第八條 本規定自2016年8月2日起施行。
    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二)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二)》已于2016年5月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682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16年8月2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16年8月1日
  爲正確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結合審判實際,制定本規定。
  第一條  當事人因船舶碰撞、海洋汙染等事故受到損害,請求侵權人賠償漁船、漁具、漁貨損失以及收入損失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當事人違反漁業法第二十三條,未取得捕撈許可證從事海上捕撈作業,依照前款規定主張收入損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條   人民法院在審判執行工作中,發現違法行爲,需要有關單位對其依法處理的,應及時向相關單位提出司法建議,必要時可以抄送該單位的上級機關或者主管部門。違法行爲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刑事偵查部門處理。
  第三條   違反我國國(邊)境管理法規,非法進入我國領海,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二十二條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經驅趕拒不離開的;
  (二)被驅離後又非法進入我國領海的;
  (三)因非法進入我國領海被行政處罰或者被刑事處罰後,一年內又非法進入我國領海的;
  (四)非法進入我國領海從事捕撈水産品等活動,尚不構成非法捕撈水産品等犯罪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四條   違反保護水産資源法規,在海洋水域,在禁漁區、禁漁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撈水産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四十條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非法捕撈水産品一萬公斤以上或者價值十萬元以上的;
  (二)非法捕撈有重要經濟價值的水生動物苗種、懷卵親體二千公斤以上或者價值二萬元以上的;
  (三)在水産種質資源保護區內捕撈水産品二千公斤以上或者價值二萬元以上的;
  (四)在禁漁區內使用禁用的工具或者方法捕撈的;
  (五)在禁漁期內使用禁用的工具或者方法捕撈的;
  (六)在公海使用禁用漁具從事捕撈作業,造成嚴重影響的;
  (七)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五條  非法采捕珊瑚、砗磲或者其他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價值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非法獲利二十萬元以上的;
  (三)造成海域生態環境嚴重破壞的;
  (四)造成嚴重國際影響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實施前款規定的行爲,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價值或者非法獲利達到本條第一款規定標准五倍以上的;
  (二)價值或者非法獲利達到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標准,造成海域生態環境嚴重破壞的;
  (三)造成海域生態環境特別嚴重破壞的;
  (四)造成特別嚴重國際影響的;
  (五)其他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
  第六條 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珊瑚、砗磲或者其他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價值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非法獲利在二十萬元以上的;
  (三)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珊瑚、砗磲或者其他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價值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非法獲利在一百萬元以上的;
  (三)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
  第七條   對案件涉及的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的種屬難以確定的,由司法鑒定機構出具鑒定意見,或者由國務院漁業行政主管部門指定的機構出具報告。
  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物或者其制品的價值,依照國務院漁業行政主管部門的規定核定。核定價值低于實際交易價格的,以實際交易價格認定。
  本解釋所稱珊瑚、砗磲,是指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中國家一、二級保護的,以及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附錄二中的珊瑚、砗磲的所有種,包括活體和死體。
  第八條   實施破壞海洋資源犯罪行爲,同時構成非法捕撈罪、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偷越國(邊)境罪等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有破壞海洋資源犯罪行爲,又實施走私、妨害公務等犯罪的,依照數罪並罰的規定處理。
  第九條   行政機關在行政訴訟中提交的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形成的,符合我國相關法律規定的證據,可以作爲人民法院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下列證據不得作爲定案依據:
  (一)調查人員不具有所在國法律規定的調查權;
  (二)證據調查過程不符合所在國法律規定,或者違反我國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
  (三)證據不完整,或保管過程存在瑕疵,不能排除篡改可能的;
  (四)提供的證據爲複制件、複制品,無法與原件核對,且所在國執法部門亦未提供證明複制件、複制品與原件一致的公函;
  (五)未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該國訂立的有關條約中規定的證明手續,或者未經所在國公證機關證明,並經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該國使領館認證;
  (六)不符合證據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的其他情形。
  第十條   行政相對人未依法取得捕撈許可證擅自進行捕撈,行政機關認爲該行爲構成漁業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的情節嚴重情形的,人民法院應當從以下方面綜合審查,並作出認定:
  (一)是否未依法取得漁業船舶檢驗證書或漁業船舶登記證書;
  (二)是否故意遮擋、塗改船名、船籍港;
  (三)是否標寫僞造、變造的漁業船舶船名、船籍港,或者使用僞造、變造的漁業船舶證書;
  (四)是否標寫其他合法漁業船舶的船名、船籍港或者使用其他漁業船舶證書;
  (五)是否非法安裝挖捕珊瑚等國家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設施;
  (六)是否使用相關法律、法規、規章禁用的方法實施捕撈;
  (七)是否非法捕撈水産品、非法捕撈有重要經濟價值的水生動物苗種、懷卵親體或者在水産種質資源保護區內捕撈水産品,數量或價值較大;
  (八)是否于禁漁區、禁漁期實施捕撈;
  (九)是否存在其他嚴重違法捕撈行爲的情形。
  第十一條   行政機關對停靠在漁港,無船名、船籍港和船舶證書的船舶,采取禁止離港、指定地點停放等強制措施,行政相對人以行政機關超越法定職權爲由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二條   無船名、無船籍港、無漁業船舶證書的船舶從事非法捕撈,行政機關經審慎調查,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將現場負責人或者實際負責人認定爲違法行爲人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十三條   行政機關有證據證明行政相對人采取將裝載物品倒入海中等故意毀滅證據的行爲,但行政相對人予以否認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行政相對人的行爲給行政機關舉證造成困難的實際情況,適當降低行政機關的證明標准或者決定由行政相對人承擔相反事實的證明責任。
  第十四條   外國公民、無國籍人、外國組織,認爲我國海洋、公安、海關、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及其所屬的漁政監督管理機構等執法部門在行政執法過程中侵害其合法權益的,可以依據行政訴訟法等相關法律規定提起行政訴訟。
  第十五條   本規定施行後尚未審結的一審、二審案件,適用本規定;本規定施行前已經終審,當事人申請再審或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決定再審的案件,不適用本規定。
  第十六條   本規定自2016年8月2日起施行。
作者:最高人民法院
來源:人民法院報